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鄱湖文藝 >> 正文

蘇山朦朧依舊

我要評論  2018/1/8 10:49:32   瀏覽次數:

中學的最后那年,我十七歲,在無邊的書山苦海里,我記得天一直是灰沉沉的,悶悶的,讓人有點喘不過氣來。那個理不清的歲月,生活就像一杯盛放了很久的淡水,越覺得孤燥無味。上課、作業、考試的循環,似乎摸去了周圍一切東西的存在。每次我經過教學樓底層那長長的走廊,站在灰黑色的樓梯口,就感覺四樓的教室是那么高不可攀,令人目眩良久——我真的像快被摧跨的斗士。

我要講述的這個故事,現在看來,或許是上天有意給我平淡無味的生活增添一點信心,使我有勇氣繼續撐下去吧!那是一個深秋的中午,蕭條的陽光在搖搖嘎嘎的樹枝映襯下顯得特別濃重和蒼老,秋蟲此起彼伏侍的叫聲更讓人煩躁不安。我還是習慣地夾著一摞書匆匆趕往教室,準備將下午的功課趁中午休息的時候預習一下。當我大步走道底層靠樓梯口的那間教室門邊時,我莫名其妙地停住了?;蛟S我發現那扇門是開著的,或許那是我以前讀高二的舊教室——我后來一直是這么認為的。我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經意的一瞥至今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空蕩蕩的教室前排坐著一位容貌清秀的漂亮短發女孩,從桌面上可以看出她穿著一件學生中流行的黃色上衣,她的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這是一個明顯的睡午覺的姿勢,臉上掛著一絲微笑,正看著傻傻地站在門邊的我。四目相對,我手足無措,尷尬極了,從來沒有和女孩子這么相看的我慌亂得就像剛被抓的小偷,臉頰頃刻感到火熱。我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轉身溜到旁邊的樓梯口。

少年來,那一刻說不出的感覺也是我一直惦記那位女孩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于是我頻繁地進出教學樓,每次在那間熟悉的教室門邊,我都會刻意地停留一下,偷看一眼前排的那個座位。很多次我都能見到她,而且都相互傳遞著心照不宣的微笑。偶爾有一天,我沒有見到她,心里開始覺得非?;艁y,我努力想象她的樣子。漸漸地,在課堂上,我時常不知不覺地走神,腦海里只有關于她的一切,甚至在暗想要不要打聽有關她的事情。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也不再是學習上的焦慮和擔憂,一合上眼都是她的影子,我時常在被窩里默念著張九齡的詩句: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終于,我發現自己陷入很深的美麗相思中,我懷疑自己已經喜歡上她了。

我三心二意地學習終于出了問題,每周考試的成績日益靠后,我也很快退出班級前幾名,班主任在一次班會學習總結時,花了冗長的時間來批判我的倒退,我驀然發現,我的分神已經將自己推向高考失敗的邊沿,仿佛我已經落榜了。班主任那句聲色俱厲的“再這樣下去會毀了你”,令我心里產生強烈的震撼,十數年的寒窗辛苦就要毀于一旦。我懸崖勒馬,決定從心里疏遠那位令我失魂落魄的女孩。我開始刻意回避那難以割舍的纖纖身影和溫柔目光,我“理智”地安慰自己,等到高考結束后再找她訴說我的內心吧。于是我又全神貫注地投入到準備高考的戰斗中去,恪守“高考的勝利高于一切”這一信念,我有把握打好高考這場戰役。沒有人注意到我思想上的變化,因為我平時就讓人琢磨不定,我誠實,但我更善于隱蔽自己的遺憾和弱點,善于消融自己的痛苦。我的倒退讓許多超過我的同學信心大增,他們認為跑到我的前面說明他們有了很多進步。我暗自說:“不,我會很快找回屬于自己的東西?!眽粜褧r分,我真正重新開始了。

高考在那個驕陽當空的中午結束了,我走出高考考場,仰頭舒了一口長氣。我立即想起我的那個曾經差不多是夢想的諾言:“我一定要找到她,親自對她說:你的笑容包含了很多美好的東西,使人激昂、振奮,也令我刻骨銘心、夢縈魂繞?!蔽彝矍叭绯彼阌縿拥娜巳?,突然悲哀起來:將近一年來,心中默念的那位女孩,竟然連名字都不知道,何況高二年級早就放暑假了。領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已經是八月下旬,高中也開學了,我揣著期待的心情來到昔日的校園。我打聽到她所在的班級已經搬到以前我的高三教室里,但我沒有看到她。我向他們班的同學打聽她的消息?!八D到外地上學了,她是蘇山人”,我心中一愣,急忙又問了那位同學一句:“她叫什么名字?”“邱麗華,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那位同學吃驚地扶了一下黑框眼鏡。

我氣餒地離開了熟悉的中學校園,我感到命運在作弄我:為什么讓我認識她,卻無緣說上只言片語?此刻我甚至感到比高考落榜還要黯然。我突然想起她的那位同學跟我說起她家是蘇山的,我知道那是很遠的一座大山,我一般只能看見它那朦朧的山脊。在臨上學前那幾天,我時常在絲絲秋雨中,獨自在高崗上散步,凝目遠望那秀美如畫的朦朧蘇山,遲遲不肯離去,或許在那邊的山下有我心中惦念不已的女孩吧。

在大學里的這些年,我接觸到很多新的東西,當年的誠實也被隱藏起來,變得玩世不恭,但我的心始終沒有改變過。我無數次托中學同學打聽她的情況,卻杳無音信。我也曾經很多次在電話中和同學講起這個故事,同學的吃驚反應在我的意料之中,因為我還幻想在將來不遠的某一天,在某個地方,我會偶然遇見她。

如今,又是一個酷熱的暑假,我回到家,站在當年時常散步的高崗上了望蘇山,眼前的風景依舊是那么沉吟,那么朦朧。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可是又有誰能憐惜我這位“眼前之人”呢?或許,真正愛上一位女孩,心靈便有了一份不求回報的期待,這樣的青春年華也是很值得的。

??????????????????????????????????????????????????????????????????????????????????????????????????????????????????????????????????????????????????????????

????????????????????????????????????????????????????????????????????????醉解蘭舟先生2001年8月作于江西都昌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洛阳| 西双版纳| 淮安| 台湾台湾| 黄石| 德阳| 慈溪| 阳春| 燕郊| 沭阳| 台中| 广州| 枣庄| 姜堰| 桐城| 那曲| 伊犁| 怒江| 兴化| 洛阳| 南通| 河北石家庄| 宁德| 临猗| 厦门| 滕州| 甘南| 滁州| 海西| 河池| 巴彦淖尔市| 汉中| 嘉善| 琼中| 台南| 石河子| 平潭| 九江| 乳山| 鞍山| 保定| 蚌埠| 九江| 贵州贵阳| 清远| 顺德| 姜堰| 湖南长沙| 东方| 泉州| 焦作| 绵阳| 晋中| 灌云| 甘南| 姜堰| 晋中| 灌云| 桂林| 抚州| 滁州| 朝阳| 五家渠| 开封| 乌海| 铜陵| 通化| 温州| 玉树| 石嘴山| 海北| 克拉玛依| 三沙| 日土| 绥化| 单县| 庄河| 嘉善| 盘锦| 永康| 贺州| 日土| 达州| 营口| 乌兰察布| 抚州| 宁波| 曲靖| 大理| 吉林长春| 运城| 玉树| 白沙| 靖江| 焦作| 齐齐哈尔| 南安| 焦作| 澄迈| 泰州| 山东青岛| 吉林长春| 山东青岛| 山东青岛| 连云港| 许昌| 六安| 清徐| 忻州| 宜都| 九江| 库尔勒| 慈溪| 桐城| 高雄| 大丰| 武安| 南通| 林芝| 基隆| 燕郊| 怒江| 龙口| 山东青岛| 琼中| 周口| 黄南| 广元| 海丰| 桓台| 五指山| 澳门澳门| 阿拉善盟| 神农架| 三河| 株洲| 菏泽| 龙口| 阿克苏| 丹东| 阿拉善盟| 宁夏银川| 辽宁沈阳| 儋州| 神木| 六盘水| 保山| 甘孜| 儋州| 宿州| 克孜勒苏| 灵宝| 常德| 临汾| 襄阳| 防城港| 山东青岛| 日喀则| 张掖| 乐平| 丽江| 遂宁| 定州| 怒江| 咸宁| 通辽| 朝阳| 淄博| 荆州| 阿拉尔| 迁安市| 阿克苏| 塔城| 南安| 台北| 鸡西| 曹县| 汉川| 本溪| 四川成都| 深圳| 资阳| 永康| 龙口| 安顺| 肇庆| 广汉| 吉林长春| 泗洪| 黄冈| 神木| 普洱| 朝阳| 济南| 黔东南| 唐山| 浙江杭州| 昭通| 抚顺| 自贡| 武威| 定州| 台湾台湾| 湖州| 岳阳| 芜湖| 六盘水| 遵义| 忻州| 通辽| 清徐| 平潭| 金华| 三沙| 江门| 中卫| 吉林| 临沧| 商丘| 神木| 晋中| 姜堰| 通辽| 东海| 邳州| 庆阳| 莱州| 白城| 永新| 湖州| 广安| 定西| 毕节| 芜湖| 洛阳| 广汉| 如皋| 浙江杭州| 黑龙江哈尔滨| 日喀则| 海门| 中山| 柳州| 衢州| 平凉| 广元| 怒江| 平顶山| 白沙| 巴彦淖尔市| 庆阳| 邹平| 绵阳| 广西南宁| 赣州| 长葛| 丽水| 晋中| 四平| 建湖| 海南海口| 亳州| 盘锦| 衡水| 湛江| 长葛| 山东青岛| 临夏| 崇左| 屯昌| 海门| 阳江| 芜湖| 楚雄| 咸阳| 甘孜| 黑河| 德宏| 绥化| 嘉善| 山西太原| 河源| 益阳| 呼伦贝尔| 东营| 河南郑州| 濮阳| 定安| 东海| 张家口| 乐山| 兴安盟| 昭通| 香港香港| 绵阳| 建湖| 兴化| 巴彦淖尔市| 大兴安岭| 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