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鄱湖文藝 >> 正文

水竹記

我要評論  2018/1/8 10:49:13   瀏覽次數:

今年盛夏七月,我從公司宿舍搬到外面租住的一居室房子里,經過簡易的收拾,我漸漸安頓下來。由于是自己一個人住,我偶爾覺得居室里缺乏一些生氣。檢視封閉的陳舊陽臺,發現房東留下一個陶瓦花盆,盆里的花枝已經枯死,只剩下腐爛的軀干,不堪一拔。我不忍心讓這花盆孤苦伶仃,于是出門去花市轉轉,想買棵花草種上,希望使能花盆重現生機,也能給我這寂寞的居室帶來一絲生氣。

我在花市上流連徘徊,面對目不暇接的花草,我無所適從。象那長壽青竹,雖然容易養植,但被人修剪侍弄,痕跡過度;蒼月紅鮮艷逼人,卻讓人感覺流俗深重;牽?;▼扇釤o力,因勢攀沿木架而上,令人不屑一顧。其余如牡丹、丁香、秋菊、仙人掌,以及許多不知名的花草,也都不能讓我十分滿意。我正猶豫不決,突然目光落到一片不顯眼的塑料袋口露出的一簇綠色針葉狀的花草上,我很驚訝這棵不知名的花草能如此破袋而出,清奇傲立。于是向花攤主人詢問這棵花草的來歷?;〝傊魅讼蛭医榻B說:“這是南方的水竹,常年生長在水中,枝節挺拔向上,而且四季長青。如果能施加肥料,則水竹生長更加茂盛,只是不會開花?!?

我聽完花攤主人的介紹后,情不自禁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觸涌上心頭。我心中暗想:我也來自南方,在江南生長了十八年,其后西入巴蜀求學數年,隨之畢業后又北上天津工作,漂泊至今七年有余,可憐還是孑然一身,加之懷土之情深藏于心中,不免有幾分寂寞失落。如今面對這和我一樣遠自江南輾轉而來且備受冷落的水竹,我發現自己的蹤跡和它的遭遇竟是如此相似,令我頗有感慨。我當即毫不遲疑地買下這棵瘦弱的水竹,小心翼翼捧著它回到租住的房子里。

我把花盆里的殘枝清理干凈,然后將水竹栽進土中,置于窗臺下的陽臺間。澆上水后的水竹葉子在透過發黃玻璃的陽光照耀下,散發出點點金光,令整個陽臺生機盎然。從此我便與水竹為伴,一同生活在這居室里。每天傍晚,我下班之后,便回到居室里同水竹一起享受這居室的黃昏樂趣;漸漸入夜,我在黑暗的陽臺上對著水竹傾訴心中的煩惱,然后入睡;清晨,我帶著朦朧的睡眼來到水竹的身邊,看著它那不斷挺拔向上的莖葉和破土而出的水竹筍尖,不堪重負的我又燃起興起之心和振作之氣。我知道水竹喜歡水,不斷地給它澆水施肥,水竹也在我的精心照顧下茁壯地成長。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我發現水竹已經比剛來的時候要茂盛多了,枝節漫過窗臺脫穎而上,新長出來的枝葉也比原來的要茁壯得多。厚濃的深綠與漸伸的新綠相輝交映,雖然沒有綺麗的花朵,但在我的眼里卻生機盎然、絢麗異常,或者它能給我予以某種精神上的寄托罷。

我想,水竹的名字來源,就應該是水中的竹子,雖然生長在淤泥之中,任憑風吹雨打,卻始終挺拔傲立,超然脫俗。不象那同出于淤泥的荷花,不甘寂寞,競相開放,取悅游人;也不象那看似繁茂的擎天荷蓋,經不起秋風的吹落。況且水竹立節于淤泥之中,雖然數易寒暑而它的顏色不變,潔身獨好,的確是君子中的君子。我能夠和這樣的真君子為友,還有什么不能滿足的呢?

我將要在這居室里住上數月,接下來的幾個月我會更精心地照護這水竹。我甚至設想,數月后它一定比現在要更加旺盛,我也會在水竹的陪伴下度過這段艱難崎嶇的時光。然而,當我離開居室之后,還會有人像我一樣照顧這水竹,給它澆水施肥嗎?我希望后來的居室主人也會像我一樣對這水竹精心照顧,以繼續水竹那清奇傲立的美麗并使之不朽,這是我真誠希望看到的。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邳州| 绥化| 汉川| 黔西南| 茂名| 齐齐哈尔| 荆门| 辽宁沈阳| 衡阳| 乌兰察布| 汕头| 昆山| 荆州| 宣城| 庄河| 安康| 黄南| 公主岭| 吴忠| 海东| 葫芦岛| 大丰| 济源| 襄阳| 龙岩| 乐清| 改则| 泰安| 石狮| 定州| 曲靖| 天水| 洛阳| 哈密| 梅州| 黄冈| 简阳| 鸡西| 陵水| 建湖| 辽源| 海拉尔| 淄博| 淮南| 黑龙江哈尔滨| 吐鲁番| 公主岭| 江西南昌| 天水| 宝应县| 乌海| 临夏| 湛江| 汝州| 襄阳| 玉环| 姜堰| 贵州贵阳| 大兴安岭| 宿迁| 毕节| 白沙| 巴彦淖尔市| 龙口| 广安| 百色| 白山| 十堰| 深圳| 仁怀| 高雄| 鸡西| 昭通| 上饶| 汉中| 焦作| 大同| 惠州| 南充| 公主岭| 河南郑州| 厦门| 铜仁| 嘉善| 六安| 葫芦岛| 承德| 随州| 日照| 阳江| 三亚| 阿拉善盟| 宁波| 寿光| 灵宝| 海拉尔| 漯河| 海南| 三明| 通化| 秦皇岛| 姜堰| 绥化| 香港香港| 新乡| 三亚| 山西太原| 临海| 莒县| 白城| 任丘| 濮阳| 迪庆| 九江| 东海| 惠州| 吴忠| 恩施| 荣成| 新疆乌鲁木齐| 临夏| 诸城| 灌南| 广西南宁| 西双版纳| 保定| 甘孜| 杞县| 德宏| 防城港| 雄安新区| 昭通| 普洱| 云浮| 如东| 四平| 乌兰察布| 淮南| 安庆| 汕尾| 吉林长春| 博罗| 平潭| 福建福州| 抚州| 深圳| 茂名| 西双版纳| 安徽合肥| 和田| 上饶| 寿光| 蚌埠| 四川成都| 十堰| 枣阳| 普洱| 凉山| 益阳| 东台| 烟台| 铜陵| 菏泽| 五家渠| 云南昆明| 普洱| 大丰| 湘西| 海北| 桐城| 丹东| 长葛| 南充| 义乌| 肇庆| 香港香港| 中山| 永康| 惠东| 鹤壁| 鸡西| 达州| 高密| 大丰| 慈溪| 忻州| 泸州| 昌都| 北海| 淮安| 白银| 山西太原| 淄博| 六安| 西双版纳| 桓台| 巴彦淖尔市| 新沂| 台北| 山西太原| 滕州| 扬中| 济南| 仁怀| 庄河| 甘南| 广安| 巴中| 克拉玛依| 德宏| 三明| 喀什| 沭阳| 乌兰察布| 防城港| 咸阳| 滕州| 台南| 吉林长春| 南安| 贵港| 资阳| 公主岭| 怒江| 大兴安岭| 丽江| 儋州| 朝阳| 百色| 余姚| 河北石家庄| 海西| 南充| 郴州| 琼中| 内蒙古呼和浩特| 潮州| 日土| 临汾| 锦州| 大庆| 慈溪| 南充| 灌云| 泰安| 周口| 湖南长沙| 克拉玛依| 江门| 唐山| 漯河| 吕梁| 湖北武汉| 泸州| 荆门| 绵阳| 松原| 禹州| 永新| 龙口| 甘南| 防城港| 广安| 丽江| 岳阳| 天水| 临汾| 酒泉| 博罗| 盐城| 佳木斯| 铜陵| 昌吉| 朝阳| 三明| 三亚| 黑龙江哈尔滨| 商洛| 通辽| 临猗| 长兴| 和田| 咸宁| 如皋| 大理| 濮阳| 扬州| 醴陵| 来宾| 滁州| 宜昌| 宁国| 长葛| 五指山| 高密| 蓬莱| 通辽| 昭通| 本溪| 保定|